說說生命中曾經的霸凌,你也遇過嗎?

說說生命中曾經的霸凌,你也遇過嗎?

不要怕,黑暗的盡頭就是光亮。

聽著脆樂團這首黑暗的盡頭(超好聽啊),突然想寫寫小時候的故事呢!

我就是想說說,聊聊曾經生命的過往,不批判,不去放大曾經的憤怒,就是來個事過境遷地回想。

身為一個小學四年級父母分居而隨著母親轉學至鄉間娘家居住及就學的孩子,怎麼可能沒遇過霸凌呢?

轉學的頭一年,當然有過各種現在想想都覺得搞笑而機車的事件,好加在的是我們三姊妹一個年幼但有兩個姐姐頂著護著、一個強悍的要命隨手就抄椅凳開扁的(凶狠到我娘一天到晚接學校電話,因為可能哪張椅子甩到了哪個王八身上去了XD)跟一個有著學霸般倔強但冷淡對待小兔崽子同學的,所以在那個苦澀又懵懵懂懂的歲月裡,遇到了各種霸凌,但我們三姊妹始終沒有黑化,哈哈哈。

我就是那個從台北都市轉學到南投小學的倔強假學霸那位,其實在台北念書成長的我成績根本不算上等,但一到鄉間學校,莫名其妙的總是名列前茅,一開頭就來個第一名之類的,小時候的我怯怯諾諾的,但其實倔強硬頸的要命,悲情的轉到鄉間被同學看不爽,直在背後罵台北來的書呆子(然後四年多後轉學回台北後被譏笑鄉下來的土包子…..俺是招誰惹誰….冰桌喔!),然後開始各種奇奇怪怪的捉弄跟霸凌。

時不時的被男同學拿甲蟲、獨角仙之類各式各樣的蟲子逼威恐嚇是家常便飯,因為他們得知我超怕昆蟲,為了要逼我講個一句會讓他們大笑嘲笑的不標準台語,就這樣一天到晚拿著綁著線的昆蟲放在我臉前晃動跟逼近,但我就是那個寧哭也不開口說台語讓他們得逞只願掉淚狠狠瞪穿他們的女生。

喔!對了,我遇過被身體傷害的經典就是一位老爸是警察那小子是小流氓的男同學,他知道我近視上課才戴上眼鏡,於是某天算準了我某節課後離開位置,偷偷的在我椅子上放圖釘,然後我就在上課鐘響回來還未戴上眼鏡時,一屁股坐上那萬惡的圖釘,瞬間被圖釘刺進卡撐。(甘……..人生就是這樣的混帳…菸~)(這件事在告到老師那兒後不了了之,因為沒證據指名誰的我被要求息事寧人)

再來最經典的就是某天放學,幾個想修理我們三姊妹的男同學們,一路追逐我們,讓我們三姊妹逃到一個山路田坑後,始終毆打不到我們所以只好訕笑離去,我們姊妹驚恐失措的相偕回家。隔天精彩的來了,我那在南投四年性情大變,幾乎像變種人的強悍大妹妹,讓學校在朝會時硬生生把那幾個男生被訓導主任叫出來懲戒!朝會時我是樂隊笛子手,被唱名是受害者,還被當場道歉,嘖嘖嘖,那一天我目瞪口呆的真可愛!

原來我那三不五時隨手物件可以當凶器的大妹妹,衝到訓導主任那裡述說整件事,在起初也想大事化小事的主任面前拍桌子凶狠的堅持,說主任不處理她直接找校長的嗆聲後,才有了朝會那永生難忘的一幕!(糙…人生就是這樣的欺善怕惡…)

當然還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故事……

你呢?人生中遇過霸凌嗎?

我知道很多人承受過更多、更嚴重離譜的遭遇,因此有了生命中的創傷陰影,也可能造成了或大或小在成長過程中的影響,對嗎?

想想我們三姊妹蠻幸運的,有著南轅北轍的個性,卻相同的都很強悍。

哭著哭著就笑了,笑著笑著就過了。

走過山洞嗎?

黑暗的盡頭,兩端的盡頭,是眩目而溫暖的光亮喔。

多夢的人生,異想的世界。

超愛某年手帳本的奇趣插畫

莓子是一個從小有意識以來,就是個不斷多夢的人,夢境各式各樣、光怪陸離、精彩無比。

鮮明的劇情長夢也常常出現消耗挑戰我的腦神經(尤其是醒來記得劇情的長夢,人清醒後就是累得像跑馬拉松沒兩樣),小時候連看到討厭的螞蟻,晚上都能做個螞蟻大軍異形化的幾何抽象驚恐夢,也夢過被綁架後卻愛上綁匪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一樣的角色(到底綁匪有多帥啦?! ←_←),甚至像時代劇一樣的逃難情節都有(小時候幾乎一天到晚都在夢中逃難,不知到底是有多想跑路啦!T_T),孟婆啊!我還是要再話嘮的問到底我喝過的是不是湯鍋裡的渣渣啦….

甚至,曾經開過的小店,就是在一個很美的場景裡夢到的,當然,那年完全沒想過我一年後會真的開了一間跟夢中名字一樣叫「住子」的複合式餐館。(雖然夢境中的模樣太難達成了……我哭)

然後在2016年的夢裡銀河其實隱喻了我沒多久就入坑追星成了橘子一顆(神話山!),實在很奇妙。

以後,要再來寫寫出現的夢境,也歡迎大家來跟我討論精彩的夢。

以下連結是我少數曾經在痞客邦發表的夢境文章,歡迎進入莓子夢裡的異想世界。

2016-11-23 The Magic Galaxy.

2014-03-20 I’ll Stand by you.

2013-04-08 惡夢…變形的蟲。

2011-12-18 醒不過來… what the hell...

2010-12-06 Live or Die?

2010-08-27 邊境脫逃與……豆漿!?

2010-05-05 穿越時空……還看得到票據!?

2009-11-24 好個女警!

DEAR YOU,尊重多元性別及性向,從心做起。

想寫類似這樣議題的文,已經很久。

這世界從來不缺惡意、不缺污辱、不缺歧視、不缺各式各樣因為不了解所以毀滅性的攻擊言論,甚至是教養上的錯誤示範。

親愛的你,不管哪個你,哪裡的你,依然恐同或憤同嗎?覺得性別上不同的氣質、特徵,不如常規的戀愛模式,就是病態嗎?

美國心理學會(American Pyschiatric Association,APA),在1970年已經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DSM)中刪除,以自我矛盾性向(ego-dystonic sexual orientation)作為取代,到了1987年,直接從心理病的項目除名,因為同性戀,甚至多元性別,都不是病,就是一個身心自我認知跟天生的傾向不同,如此而已。

至今還是有很多傳統思維及反應行為,不停的壓迫著這些所謂不一樣的人們,男孩不準哭、你是娘娘腔,女孩要端莊,不要太強勢……

台灣近年來,持續進化很多,就跟自由、民主的現在需要經過很多先烈跟前輩走過漫長的荊棘路才得來是一樣的,1986年祁家威先生請求與伴侶公證結婚遭拒,因此開啟了同志平權運動。經過30年漫長努力,2017年才通過釋憲,2018年的全國公投,再到2019年的同婚合法,這一路多麼的不容易。

為什麼,這麼多人要經過這麼長久的努力跟心力交瘁,承受從未消失的攻擊與詆毀,葉永誌的媽媽為何要不屈不撓的拼博奔走,難道只為了她永遠再也見不到的心肝寶貝而已?

他們要的只是一個公平、正義的體制,包容、自由及尊重的社會。

很多文章提過以下這段經典名言→電影《剪刀手愛德華》:「我愛你,不是因為你是誰,而是我在你面前可以是誰。(I love you not for who you are, but for who I am with you.)」→莓子認為完全適用於各種人際關係及親情關係。

其實就是這樣簡單啊!(但要得到這樣簡單的愛與理解又是多麼的不簡單)

尊重就是,你可以不喜歡,但不用批評別人的喜歡。

尊重就是,你可以不認同,但不要侮辱別人的認同。

尊重就是,你可以不同意,但無權干涉他人的決定。

時常聽到,恐同的言詞中,恐嚇的話語甚多,諸如「你們這樣我怎麼教小孩啊」、「小心這些,小孩有樣學樣學壞或變怪喔」…此類的,其實很好笑,該怎麼教就怎麼教啊,正確的觀念要有就對了,這樣就不會教,表示你根本不會教也不懂教。

莓子年輕時也有過一任男友,就是帶有陰柔氣質及變女裝的癖好,但我還是個直到一點蕾絲都沒有的異性戀,莓子同時也是個骨灰級的腐女(國中時期就看同人漫啦),我就愛顏值高劇情好的BL作品(小說、漫畫及戲劇),但我依舊是個一輩子只跟男人愛得死去活來過的異性戀!我也沒變成女同志啊,不會是就不會是!

我們的社會還能再更進步的,更有同理心,更有包容力的,只要這一切都是良善、不傷害他人的,「尊重」就是一切的開始,拿掉謾罵、歧視、情緒化及傷害的言詞待人開始,從心開始,從身教開始,從教育我們的下一代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