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詩讀詩的人,都有一種骨子裡的浪漫。

疫情越來越嚴重的現在,宅在家,可以做很多事呢! (拜託了!臺灣需要大家團結的宅在家、不群聚好嗎?!)

例如入手一些好看的書、追好看的劇、健身養生、種種花草,把自己跟這個大自然連結一下,用一種最輕鬆的姿態過活。

一直以來都很喜歡盧建彰作家的文字,剛剛熱騰騰入手的詩集,『失去愉悅的逾越』。

(超級喜歡他的『跑在去死的路上,我們真的活著嗎?』,看的當時我的共鳴深到心臟去)

封面寫著作者是先寫詩才寫文案的,這讓我想到蠻小的時候就隨著母親愛上三毛散文跟詩句。

『每想你一次,天上飄落一粒沙,從此形成了撒哈拉。 每想你一次,天上就掉下一滴水,於是形成了太平洋。—三毛』

三毛詩集及甚多古詩集一直讓我覺得很美,而在國中時對很多狀況鬱悶又無能為力的年代,我就開始寫著一些抒發憤怒悲傷憂鬱的短詩發洩自己的情緒過。

寫詩是需要一些想像力的連結,鍛鍊所謂的共感跟文字素養的好渠道。

翻開失去愉悅的逾越,黑色首頁的詩就很有感覺啊,真的覺得喜歡會寫詩愛看詩的人,都有一種骨子裡的浪漫。

常常一首詩,代表著精簡說著一個故事、一些意念、某些思念及很多的彈指瞬間。

想著想著,索性把自己在痞客邦的極短小抒情連結都搬過來,然後再開始,慢慢地重拾寫寫短詩的習慣。

2018-10-19 我不夠柔軟堅強,我只是逞強的像石頭一樣

2018-09-09 漂浮般的飛翔

2017-08-27 如果

2017-06-30 九月的雨天

2017-06-26 月光曲(難得居然用清唱的一首詩,哈哈哈!好害羞~)

2016-08-11 Black Hole

2015-07-12 致 小王子(6/25隨想)

2014-10-17 薄博的柔軟

2014-05-20 520 / 滴阿滴啊

2014-05-12 一種可能

2014-05-02 文字,癒

2014-03-19 是?不是?

2013-09-23 你的讀解,我的眼

2013-04-12 陽光

2013-04-09 雨花

2013-03-31 原來

2013-02-05 一輪明月

2012-08-01

2012-06-18 開花結果

2012-03-10 舊帳

2012-02-20 倒影

2011-11-03 反覆劑

2011-10-07 煮湯

2011-10-06 秋高氣爽

2011-08-04 等待

獨舞

窄小的廳室,不大的空間,她右腳點步滑出,手劃圓成圈,轉出去。

進門前玄關櫃上的綠幽靈,磷光光的沉默,成了她轉圈的眼前中心點。

右前方的門口依然靜悄悄,門旁不遠的窗戶透進昏黃巷子路燈光線。

雙手伸出往左斜抱,腰轉,隨著舞曲頭右擺臀左扭,一個帥氣的彈指,全身旋回來。

肢體沿著指尖散發熱氣,汗水跟著淚水一起從眼裡滑落。

獨舞,她不知在這間不到十坪的老舊一房一廳舞著多少次了。

一次又一次的忘情地跳著,一次又一次地豎著耳朵仔細地聽著,那腳步聲。

總是,等著那越來越不常歸來的鑰匙聲及機車停下立中柱的聲音。

歸來的推門聲,總是會讓她停止跳舞,開始一心想著卑微的奉獻。

疑惑,他到底知不知道一起生活著這樣久的女人,非常愛跳舞?

有點斑駁的白漆牆上,時鐘抗議似的緩慢走著,午夜快要來臨了。

看樣子,男人今晚不打算回到這間月租八千多的牢籠,她痴痴地笑起來。

再多跳一點!

再多轉一圈!

窗外的街燈開始閃閃爍爍的也跳了起來,街道上聚集著一個接著一個舞動的身影。

她好開心! 她想當專業的舞者,能教舞更好。

1.2.3.4跟著我跳,5.6.7.8就是這樣。

領著熱鬧歡動的眾人,她越舞越起勁,一個揮手,櫃上的綠幽靈墜落。

裂開的墜子,躺在劣質的客廳水泥地板上,呻吟著。

她不是故意的,彎下身摸著斷裂的紋面,感覺裡頭的綠髮絲柔柔的纏上她的手指。

她左手摸出胸前的另一塊綠幽靈,想著男人始終忘了該戴著的這一塊啊。

該走了,愛消失了吧。

起身,推開那扇一點都不防盜的腐朽鐵門。

跟著,那一直呼喊著來跳舞的男男女女們。

半透明的水晶,斷面的綠色髮絲蠕動著,帶著不停流動的紅色。

獨舞。

Music video by Sam Smith performing Diamonds. A Capitol Records UK Recording; © 2020 Universal Music Operations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