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生命中曾經的霸凌,你也遇過嗎?

說說生命中曾經的霸凌,你也遇過嗎?

不要怕,黑暗的盡頭就是光亮。

聽著脆樂團這首黑暗的盡頭(超好聽啊),突然想寫寫小時候的故事呢!

我就是想說說,聊聊曾經生命的過往,不批判,不去放大曾經的憤怒,就是來個事過境遷地回想。

身為一個小學四年級父母分居而隨著母親轉學至鄉間娘家居住及就學的孩子,怎麼可能沒遇過霸凌呢?

轉學的頭一年,當然有過各種現在想想都覺得搞笑而機車的事件,好加在的是我們三姊妹一個年幼但有兩個姐姐頂著護著、一個強悍的要命隨手就抄椅凳開扁的(凶狠到我娘一天到晚接學校電話,因為可能哪張椅子甩到了哪個王八身上去了XD)跟一個有著學霸般倔強但冷淡對待小兔崽子同學的,所以在那個苦澀又懵懵懂懂的歲月裡,遇到了各種霸凌,但我們三姊妹始終沒有黑化,哈哈哈。

我就是那個從台北都市轉學到南投小學的倔強假學霸那位,其實在台北念書成長的我成績根本不算上等,但一到鄉間學校,莫名其妙的總是名列前茅,一開頭就來個第一名之類的,小時候的我怯怯諾諾的,但其實倔強硬頸的要命,悲情的轉到鄉間被同學看不爽,直在背後罵台北來的書呆子(然後四年多後轉學回台北後被譏笑鄉下來的土包子…..俺是招誰惹誰….冰桌喔!),然後開始各種奇奇怪怪的捉弄跟霸凌。

時不時的被男同學拿甲蟲、獨角仙之類各式各樣的蟲子逼威恐嚇是家常便飯,因為他們得知我超怕昆蟲,為了要逼我講個一句會讓他們大笑嘲笑的不標準台語,就這樣一天到晚拿著綁著線的昆蟲放在我臉前晃動跟逼近,但我就是那個寧哭也不開口說台語讓他們得逞只願掉淚狠狠瞪穿他們的女生。

喔!對了,我遇過被身體傷害的經典就是一位老爸是警察那小子是小流氓的男同學,他知道我近視上課才戴上眼鏡,於是某天算準了我某節課後離開位置,偷偷的在我椅子上放圖釘,然後我就在上課鐘響回來還未戴上眼鏡時,一屁股坐上那萬惡的圖釘,瞬間被圖釘刺進卡撐。(甘……..人生就是這樣的混帳…菸~)(這件事在告到老師那兒後不了了之,因為沒證據指名誰的我被要求息事寧人)

再來最經典的就是某天放學,幾個想修理我們三姊妹的男同學們,一路追逐我們,讓我們三姊妹逃到一個山路田坑後,始終毆打不到我們所以只好訕笑離去,我們姊妹驚恐失措的相偕回家。隔天精彩的來了,我那在南投四年性情大變,幾乎像變種人的強悍大妹妹,讓學校在朝會時硬生生把那幾個男生被訓導主任叫出來懲戒!朝會時我是樂隊笛子手,被唱名是受害者,還被當場道歉,嘖嘖嘖,那一天我目瞪口呆的真可愛!

原來我那三不五時隨手物件可以當凶器的大妹妹,衝到訓導主任那裡述說整件事,在起初也想大事化小事的主任面前拍桌子凶狠的堅持,說主任不處理她直接找校長的嗆聲後,才有了朝會那永生難忘的一幕!(糙…人生就是這樣的欺善怕惡…)

當然還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故事……

你呢?人生中遇過霸凌嗎?

我知道很多人承受過更多、更嚴重離譜的遭遇,因此有了生命中的創傷陰影,也可能造成了或大或小在成長過程中的影響,對嗎?

想想我們三姊妹蠻幸運的,有著南轅北轍的個性,卻相同的都很強悍。

哭著哭著就笑了,笑著笑著就過了。

走過山洞嗎?

黑暗的盡頭,兩端的盡頭,是眩目而溫暖的光亮喔。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