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舞

窄小的廳室,不大的空間,她右腳點步滑出,手劃圓成圈,轉出去。

進門前玄關櫃上的綠幽靈,磷光光的沉默,成了她轉圈的眼前中心點。

右前方的門口依然靜悄悄,門旁不遠的窗戶透進昏黃巷子路燈光線。

雙手伸出往左斜抱,腰轉,隨著舞曲頭右擺臀左扭,一個帥氣的彈指,全身旋回來。

肢體沿著指尖散發熱氣,汗水跟著淚水一起從眼裡滑落。

獨舞,她不知在這間不到十坪的老舊一房一廳舞著多少次了。

一次又一次的忘情地跳著,一次又一次地豎著耳朵仔細地聽著,那腳步聲。

總是,等著那越來越不常歸來的鑰匙聲及機車停下立中柱的聲音。

歸來的推門聲,總是會讓她停止跳舞,開始一心想著卑微的奉獻。

疑惑,他到底知不知道一起生活著這樣久的女人,非常愛跳舞?

有點斑駁的白漆牆上,時鐘抗議似的緩慢走著,午夜快要來臨了。

看樣子,男人今晚不打算回到這間月租八千多的牢籠,她痴痴地笑起來。

再多跳一點!

再多轉一圈!

窗外的街燈開始閃閃爍爍的也跳了起來,街道上聚集著一個接著一個舞動的身影。

她好開心! 她想當專業的舞者,能教舞更好。

1.2.3.4跟著我跳,5.6.7.8就是這樣。

領著熱鬧歡動的眾人,她越舞越起勁,一個揮手,櫃上的綠幽靈墜落。

裂開的墜子,躺在劣質的客廳水泥地板上,呻吟著。

她不是故意的,彎下身摸著斷裂的紋面,感覺裡頭的綠髮絲柔柔的纏上她的手指。

她左手摸出胸前的另一塊綠幽靈,想著男人始終忘了該戴著的這一塊啊。

該走了,愛消失了吧。

起身,推開那扇一點都不防盜的腐朽鐵門。

跟著,那一直呼喊著來跳舞的男男女女們。

半透明的水晶,斷面的綠色髮絲蠕動著,帶著不停流動的紅色。

獨舞。

Music video by Sam Smith performing Diamonds. A Capitol Records UK Recording; © 2020 Universal Music Operations Limite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